当前位置:奥伦多健身实录:搜狐-辽宁交通台
实录:搜狐-辽宁交通台
2022-09-19

搜狐体育讯时间今天(7月26日)上午9点37分,沈阳市医大一院心脏科主治医生正式宣布前辽足主帅王洪礼抢救无效死亡,死亡的原因是心原性猝死,享年61岁。作为辽宁足坛乃至全国足坛的一位著名足球教练,作为曾经中国职业联赛十余年的者,他的离开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王洪礼是在今天早晨八点半打网球的过程中突然倒地,随后立刻被送往医院抢救。在医生经过30分钟紧急抢救之后,于时间今天上午9点37分正式宣布死亡

王洪礼在辽宁足坛几度沉浮,他为人性格豪爽,一向直来直去,大胆向俱乐部和提出自己的意见,一度曾为中国足坛有名的“铁帅”,每次辽足球在成绩动荡的时候都会选择王洪礼来接受帅位,因此王洪礼称自己为辽足的“救火队员”,他的爽朗和大器让我们记忆深刻,

主持人金鑫:王洪礼的遗体在今天上午12:20被亲属送到了回龙岗火葬场,出殡的日子定在了后天(7月28日)早上9点。随后,记者又驱车来到了王洪礼位于沈阳南三好街的家中。王洪礼的儿子王亮与儿媳正陪伴着悲伤过度的母亲朱香云。直到现在,她还不能接受王洪礼已经与世长辞的现实。

朱香云(音频):他就是早上打网球太激烈了,心脏猝死,以前打(网球)他现在也打(网球)了,打的可能太激烈了,唉,真没想到!!!

主持人金鑫:在王洪礼的家里,亲属已经为他搭好了一个灵台,素淡的纸花难掩亲属浓烈的悲伤。王洪礼的生前好友和部分队员陆续赶到前来吊唁。在电梯里,记者刚好见到了前来吊唁王指导的队员王鹏,她应该说是最早知道消息的人之一。

王鹏(音频):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但大多数都不知道消息,挺突然的,(晚上你就来陪着呗?)看情况吧,需要我就在这陪着,这也是大事。

主持人金鑫:王洪礼的离世对辽沈足坛是一个很大的震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室的医生也是给我们介绍了当时的情况。

医生(音频):来的时候就没气了,心脏已经停跳了。来的时候线一直是直的。打网球死在网球场了。我们抢救就是人工呼吸,打急救药,除颤,心肺复苏,很多人(为他抢救),一会换一个,满头大汗。还是没救过来。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气了,120给送来的。

主持人金鑫:铁帅王洪礼的逝世对辽宁足球可以说是一个莫大的损失。当天上午,记者也独家专访了辽足俱乐部的总经理程鹏辉。程鹏辉表示,对于王指导的逝世,俱乐部感到很:

程鹏辉(音频):当然很悲痛了,我们也到医院看了。洪礼和咱们辽足有着不解之缘,现在辽足很多队员,教练都是他的。从个人感情原来也都很好,王指导人也不错, 听到之后,都挺悲痛的。

主持人金鑫:但是当程鹏辉赶到医院的时候,王洪礼的遗体已经从被从医院送到了殡仪馆,由于心情悲痛,程鹏辉没有作更多逗留,他对记者说:

程鹏辉(音频):我们经常通电话,没感觉怎么样,原来感觉身体挺棒的。听到这个既感到很突然,又感到很悲痛。包括俱乐部大部分员工,包括大部分队员,包括我跟隋总,原来私底下也都是好朋友。

程鹏辉(音频):因为王指导的去世,对整个中国足坛都是个损失。王指导,我对他的评价是啊、好教练。,因为王洪礼很正直,是我最钦佩的。直来直去,。在足球圈也是出了名的,目前这种情况下,更需要能够将真话的人。所以我对王指导在这一点上很。从能力上不用谁讲了,因为已经六十出头了,还可以活跃在第一线上。可能也证明了他的能力。这么一个老教练,这么早就逝世,感到真是很悲痛。

主持人金鑫:程鹏辉在2001年正式入主辽足俱乐部担任总经理,当时辽宁队的主教练就是王洪礼。程鹏辉也为我们回忆了这段往事:

程鹏辉(音频):合作的那一段时光还是历历在目的,我01年到辽足,那年当年辽足职业化以后,也算比较少有的好年份之一。无论是成绩上,那年联赛的第三名,第二年又打了个足协杯的亚军。另外队伍的整体的上,特别是那支队伍包括2001年被评为文明队。我想队伍与队伍的氛围,王指导做了大量的工作。所以我说合作的那段时光还是很值得留恋的。

主持人金鑫:辽宁交通台记者了解到王洪礼的遗体在今天上午12:20被亲属送到了回龙岗火葬场,出殡的日子定在了后天早上9点。随后,记者又驱车来到了王洪礼位于沈阳南三好街的家中。王洪礼的儿子礼貌的回绝了记者的采访:

主持人金鑫:王洪礼几进几出辽宁队,为辽宁足球甘心充当“救火先锋”, 王洪礼威震四方,培养中国足坛无数英雄人物。7月26日铁帅王洪礼猝然离世,辽沈足坛为之,体坛上下为之惋惜,无数球迷为之动容。

主持人:王洪礼在今天离开了我们,给我们的是一个坚定的背影和无数的他培养出来的在中国足坛叱咤风云的人物,现在也请我们的记者介绍一下他在医院与王指导的家中过的情况。

记者:因为我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程鹏辉讲他都没有看到王洪礼在医院,我到的时候也没有看到王洪礼的遗体,当时抢救的医生说,王洪礼来到医院时就已经是心脏停止跳动了,心原性猝死,是医生经过研究得出的结论,后来程鹏辉讲王指导的身体一直都非常好,虽然已经61岁了,网球这种运动对于王指导来讲不成问题。在事发前王指导的身体也是一点征兆也没有,所以他的逝世,对于所有的人包括辽足俱乐部上上下下的人感到非常。

记者:从沈阳回龙岗殡仪馆回来到王洪礼的家中,这件事对于所有他的家人来讲是一件非常突然的事情,家人没有接受事实的准备,他的家里也常凌乱,有一个很肃穆的灵台,吊唁的人在那里敬拜,刚刚看到辽足俱乐部经理及教练组来到王洪礼家中,都能感受到每个人都不能相信这样一个变故。

主持人金鑫:体育局副局长宋凯也是在得到了王洪礼去逝的消息感到了非常的意外,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宋凯:上午接到报告辽宁著名足球教练员王洪礼同志不幸去世,我感到非常悲痛也感到,为我们辽宁足坛失去这样一位为辽宁足球做出突出贡献的的老教练离开感到最深切的哀悼。王洪礼的一生,为辽宁足球为中国足球付出了很多,也取得了很多骄人的成绩。也感到非常意外,非常悲伤,我代表体育局表示深切的哀悼。

肇俊哲:上午训练的时候我给王亮打过电话,想这个时候(辽足)教练去(王洪礼家中)了,想这个时候我们队员不要去太多人,会很乱,出殡的时候我们会去,现在去的人太多了,会增加他家人的痛苦。

王亮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我们走得也非常近,也是经常去王指导家里去看王亮。当时早上有人给我打电话说王指导病危了,当时我还说“不能吧”当时也是不敢相信,上午我们训练时,包括整个教练组和队里都知道这件事了,大家心情都不是很好受。在队的教练都曾经是王指导的,感受比较深,以前的事,身边人就这样没了,太快了,一时间接受不了现实。跟王指导有时候还发个信息什么的,今年年初时王指导“下课”了,王亮今年也不是很顺,之后王亮又接受这样沉重的事情,感觉心情都非常沉重。

可以说在我的人生,他是我在足球的道上遇到过的比较好的教练,因为球员有些时候需要一个好的机遇,遇到好的教练,在我98年时候,大家都认为辽宁队不行,说我们这些青年军不行,但是王指导认为我们非常好也非常强,他提出的口号是冲A,其实当时我们也不是有太多的把握,这样教练给我们树立了这样大的信心,王指导对我个人来讲也不太一样,我98年刚上队时,王指导也是敢启用新人,敢让我打比赛挑重担,让我上场的时间越来越多,到98年我才能参加亚运会,在那个时候才能展露头脚,我非常感谢王指导,在人生道上遇到几个好教练真的很不容易。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有的时候还是在于老师在于教练,辽足有这么多有经验的教练,确实我们辽宁能出这么多人才也离不开这么些辛勤的教练,身边事,不能接受王指导辞世的现实。也感谢王指导对我小肇这么大的认可,希望他一走好。也希望王亮能够越来越好。作为球员我也会更加努力,虽然王指导走了,但是我们辽宁人和这些队员我们会为辽宁足球做出更多的贡献。

孙长龙:我是在今天上午大约十点钟左右知道消息的,当时我也是特别,就在不到一个月前,我还跟王指导见过面,当时他身体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真是挺难以接受的。我也是去了王指导的家中,当时家里的灵堂还没有布置完,当时遗像刚刚拿回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痛哭一片。一个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让人很难以置信,心里很难过。我跟王指导有十几年的交情了,而且是很深厚的交情,他的为人特别好,他对球迷也特别好。我们球迷协会也和来自于内各球迷协会一起在后天出殡的时候,为王指导送行。

隋岩:今天我到医院,没有看到王指导的最后一面,这也是我非常遗憾的。王指导把一生都献给了足球,我是王指导的学生,我是1982年跟王指导在一起,那时也是辽宁足球较辉煌的时候,我是他的学生也当过他的助手,当他每次遇到困难、坎坷的时候,我都会把我们这些队员召集起来给老爷子宽宽心。他也是经常跟我说从管理层这个角度来讲怎么样把球队和管理层的关系处理好。 辽足俱乐部程总和我们这些教练到王指导的家里看望了他的家人,也表示了如果他家里有什么样的困难,俱乐部会全力帮助,

主持人金鑫:在中国足坛没有第二位教练有“铁帅”这样的美誉,但是王洪礼做到了,王洪礼人生最后的执教生涯是在毅腾队度过的,联线记者,了解这方面的信息。

记者:王洪礼最后执教是在毅腾队,应该说王洪礼是在毅腾队乙级队时担任的是顾问,他很少会出现在场上,他也很低调,在去年球队冲A的决赛阶段时,当时把他聘为毅腾队的主教练,他必竟是带领着球队冲向了甲级队,他从执教毅腾队到他“下课”都很快,当时他“下课”我们得到俱乐部方面的解释就是涉及到了一些“假球”的问题。从那时王洪礼就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单看毅腾队冲A的功绩上,应该让我们记得这位“铁帅”。

南京记者:南京有有俱乐部董事长李向我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消息,就是在2003年王指导在有有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离开了主教练的岗位,之前曾经在南京军区总院做过一次身体检查,当时医生告诉王指导他的心脏有些问题。当时好象王指导好象没有太多的在意,也觉得好象队里在拿一个体检报告在敷衍他,但是当时是真的检查出他的心脏有问题,所以今天也是有有队也是第一次透露这个消息,他们也在考虑安排人来参加王指导的会。

在王洪礼的执教生涯中先后执教过辽宁、南京、等球队,2007年3月31日率毅腾队0:6输给成都五牛队之后,是他执教生涯的第六次“下课”。其中王洪礼“四进四出”辽足,职业联赛这13年,王洪礼是一只球队“上、下课”最多的教练,王洪礼曾经巧妙地表示,“一切俱乐部的安排,干就干,不让我干就下来”。在中国足坛,主教练永远是俱乐部的一名打工仔,被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命运的无奈由不得自己作主,而王洪礼就是这样一位有戏剧性的人物,他在“下课”风波的时候总是自己默默地承受,而每每在辽足危难之时,他总是第一个扛起“救火”的大旗,即使在后来,主教练的印章交出时,他也能坚定地表示,“当球员时就决定一辈子为辽宁效力,所以无论在队里做什么,无论是主教练还是总教练,只要辽宁队需要我,我就”。

1998年甲B联赛第21轮的联赛,甲A已成定局的辽宁队以2:4惨败为保级而战的成都五牛,而此前辽宁在与成都五牛的三场比赛中,辽宁队全部大胜,攻进对方17个球,自已仅失1球,在联赛的最后关键时刻出现不寻常的比分,中国足协立刻决定,吊销了辽宁队主帅王洪礼和重庆主帅刘亦明的教练证书,并停止两人的执教资格。就当“辽小虎”们终于用实力证明了自己有了可以讨价还价的本钱之后,一场所谓的“消极比赛”却让王洪礼下了岗。

2000年,王洪礼重掌辽足帅印,带领一时没有外缘甚至连主力队员都保不住的穷困球队,不仅在第二年取得甲A联赛季军,然而在2002年底各甲级球队都因成绩不理想在“炒”教练的时候,在联赛中得了第五的辽宁队也把王洪礼“炒”到了南京。

2005年年初王洪礼再次出任辽宁队主教练,由于辽宁内部的诸多困惑,决意聘请赵本山出任俱乐部的董事长,然而赵本山入主辽足之后的首战,打成了平局。2005年7月3日在辽沪之战两个小时后,辽足总经理张曙光透露辽足俱乐部助理教练唐尧东将暂时代理辽足主教练一职。对于“四进四出”辽足阵营的王洪礼来说,在足球圈里任何变动都已经看得很开。辽宁足球不乏明帅,俱乐部为何对王洪礼情有独钟?据了解王洪礼出任主教练从不讲条件,这一点,让领导非常欣赏。而一位知名人士讲王洪礼为器,这一点对于内部矛盾颇深的辽宁队来讲非常宝贵,辽宁队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位人物来稳定大局。

谈及“下课”的问题,王洪礼曾表示,“教练‘上上下下’很正常,1995年是俱乐部受到了个别人的,我成了‘’;而在1998年的时候则是因为俱乐部的领导在关键时刻没能顶住和中国足协的压力,受影响大了,现在看来这些东西都很正常,只有竞争才能带来进步”。

惟一的“铁帅”;惟一的“四进四出”;惟一13次在中国足坛 “上上下下”没有人能做到,回首王指导的足球生涯,人生之有很多的波折,有很多的痛苦,给我们带来的辉煌闪光点,我们却。